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,可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。

汪易坤是被领养的。

这件事从他能记事起就知道。

养父母就是普通工人,后来工厂改制就成为普通员工。

汪易坤到而立,顺风顺水,没有大成就也没有大挫折,杨禾月就是他人生路上第一个歧点。


两个人准备见家长。

杨禾月面上纹丝不动,提礼物盒的手心把包装袋都给泅湿了。

这边汪易坤就安稳多了。

“他们都很喜欢你的。”等电梯的间隙,汪易坤还是安慰他。

杨禾月挤出一个笑模样。

“我是说真的,照片都看几回了,上次视频也见过了。”

杨禾月努力点点头。

汪易坤转过脸,无声得笑起来。


晚饭顺利会晤。

话题也很温馨。

汪父拿着酒杯碰一下杨禾月手上的杯子,“小杨,坤儿给我们说过了,你父母走得早。”顿了顿,呡一口酒,“我们,我跟你阿姨对你...

救救店主

万物书房:

我来问一下有没有人要MG的管状水彩
基础10色一套的,我手抖,多买了一套…………
转运公司称完重收钱的时候,我怎么算都多了钱了,才反应过来不对劲………………
我自己肯定消化不完了的,看下有没有人接盘,我收到就原封不动寄给你,460包大陆地区顺丰怎么样?
谁想要可以私我或者评论…………
超级棒的颜料,色卡我是从马云其他店里偷的(对不起)马云均价在520左右,我也没有杠各位店主的意思,单纯就是手抖求拯救…………

大家都散了吧,别关注了,文我都撤下了

 

汪易坤周末要去考注规,在考试网上查到考点就在家门口。

杨禾月跃跃欲试,“要不要这周我去给你爱的鼓励?”

汪易坤正在打印店打印准考证,听到这条语音一时没反应过来,随手打了个问号,发出去那一秒又回过神,立刻发了两个惊叹号。

“!!考前不需要为爱鼓掌!”

杨禾月看着手机眨眨眼,有点无辜,“你理解过了……我就是想去见见你。”

汪易坤手里捏着微热的打印纸,看着那句话,只觉得打印纸的温度飞速转移到了脸上。

“……是鼓励,不是鼓掌……”杨禾月小心翼翼斟酌打字。

“知道了……”


汪易坤没想到有一天,自己的车比杨禾月还开得快。

人生就是苦

我可太喜欢 ○总了

杨禾月有应酬,满桌子的人,敬酒的一个接一个。

胃里叮叮当当有江河湖海翻腾。

他寻了个借口跑到酒店外,在夜风里晕头转向靠在墙边,摸出手机给汪易坤发信息:想你了。

汪易坤沉浸在论文的海洋里扑腾没完,听见提示音划开界面。

手指在键盘上虚晃几下,最后点开语音。

他抿了抿唇,小声的“mua”了一下。

杨禾月整个人,酒都醒了大半。

杨禾月和汪易坤的关系被杨思思撞破完全是个意外。

当然了,任何试图掩藏的秘密被发现时,总以为是个意外。

杨思思翘着脚看着她哥。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杨禾月居然被看得有点局促,他装模作样清清嗓子,“没有不告诉你。”

“诶,我是你亲妹妹诶。”

“我真没有故意瞒着你。”

“晶晶说生日的时候要见见未来嫂子。”

“不太好吧。”

“怎么不太好?”杨思思声调提高八度,“我跟晶晶一起的时候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,你都跟嫂子多久了?还不告诉我?”

杨禾月哎呀一声,两只手慌慌张张往下按示意杨思思冷静点,“我这不是还没稳定嘛,再说了,我得给汪易坤一个准备。”

“什么准备?”

杨禾月失语。

“哥...

杨禾月需要早起,六点半手机闹钟乌拉拉地叫唤。
汪易坤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说,把早饭吃了走。
杨禾月哼哼唧唧摸索手机,嘴里嗯嗯答应着,摁掉闹钟,又翻个身去找汪易坤。
汪易坤昨晚加班,现在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。
杨禾月凑过去轻轻地亲了下他的额头。
汪易坤皱着眉眼睛眯成条缝。
“把眼睛闭上。”杨禾月说着,伸手又把薄毯盖在汪易坤脸上。
这才起身摁开顶灯开关。
汪易坤在毯子下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。

你我本无缘

全靠我用钱来砸

© 举一个屎蛋W。 / Powered by LOFTER